搜索
看病费用会降吗?
2018-06-04 16:25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 编辑:陈实

  5月31日上午8:10,国家医保局挂牌,胡静林任局长,施子海、陈金甫、李滔任副局长。

  根据国务院改革方案,组建国家医疗保障局,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城镇职工和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生育保险职责,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职责,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药品和医疗服务价格管理职责,民政部的医疗救助职责整合,组建国家医疗保障局,作为国务院直属机构。

  新设的医疗保障局,跟老百姓是否关系密切,看病报销是不是报得更多、更方便?健康姐采访了权威专家,解读改革红利。

  三保统一管理,更加公平

  将三种基本医保统一到一个部门管理,业界期盼已久。专家普遍认为,这将有利于促进公平,让每个人都在同一制度下享受保障。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郑功成说:“这一重大改革对医疗保障而言,具有划时代意义,我国医疗保障改革与制度建设将自此由部门分割、政策分割、经办分割、资源分割、信息分割的旧格局,进入统筹规划、集权管理、资源整合、信息一体、统一实施的新时代。”其最大特点就是尊重医疗保障制度的客观规律,是矫治医疗保障制度现存弊端的治本之策。

  原来的医保制度分散在卫生、人社、民政三个部门,卫计委管新农合,人社部管城镇职工和城镇居民医保,民政部管医疗救助。如此碎片化的管理模式,带来不少弊病。“长期以来,医保管理体制存在政出多门、职能分散的弊端,部门的多头管理导致了医保制度无法衔接,人员重复缴费,政府重复补助,患者重复报销,医保监管医疗机构力量分散等问题。”南开大学经济学院风险管理与保险学系教授朱铭来说。

  他认为,医保制度统一由医疗保障局管理后,改变了医保分割管理的行政壁垒,消除多龙治水造成的职责不清、难以问责、信息不畅等问题,极大地增进未来医疗保障政策制定和实施的全局性、系统性、协调力和执行力,是促进政策公平、提高管理效率的重要举措。

  “3套管理制度、3个运行程序、3张互不相连的信息网,使得一些急需救助的群众难以享受到便利、高效、优质的医疗保险服务。在民政救助上,甚至还出现一些不法人员利用部门之间互联缺失的漏洞,通过欺骗手段套取资金。”武汉大学全球健康研究中心主任毛宗福说,三保统一管理,为将来建立更加公平公正的医保制度奠定良好的基础。

  郑功成说,医保管理部门的统一,必将加快医保制度的整合与优化步伐,加快医保经办服务与信息化的一体化,进而促使这一制度走向公平,最终实现让全体人民在同一种医疗保险制度下获得公平的医疗保障。

  减少医保浪费,遏制过度医疗

  我国卫生总费用已超过4万亿元,而且还在不断增长,医保支付压力巨大。让资金用在刀刃上,减少资金浪费,医保管理需要不断提高使用效率。专家认为,统一管理医保制度,有利于发挥医保对医疗行为的监管作用,从而遏制大处方、大检查等过度医疗现象,减少医保资金的花费,控制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

  郑功成认为,组建医疗保障局将因消除资源分割格局及其带来的浪费现象而使医疗保险基金使用效率得到提升,将因统一经办与信息系统而大幅度降低制度运行成本,将因作为参保人唯一的代理人而在控制医疗费用方面更具话语权。

  北大医学部主任助理吴明表示,医疗保障局的设立有利于三医联动,推动公立医院转变运行机制,从而更有效实现医改目标,老百姓从中受益。她说,以往一个文件的出台和工作落实,需要相关职能部门达成共识、相互协调,当出现各部门目标、工作重点和对问题的认识不完全一致时,容易出现效率低下、部分改革措施不能够完全落地等状况。三保以及医疗服务价格等职能统一到一个部门管理,减少了沟通协调成本,三医之间的联动更加顺畅,有利于改革落地。

  “对老百姓来说,虽然目前城镇职工医保的保障水平较高,居民医保、新农合仍难与其整合,但是归属同一个部门管理,为制度整合打下基础。”吴明说。

  朱铭来说,医疗保障局此次还整合国家发改委的药品和医疗服务价格管理职责,其目的在于解决医药流通环节的积弊,促进医疗服务规范化。可以预期,未来医保在药品、医疗服务定价的主导权,将对严格控制医疗机构不合理的医疗费用支出发挥重大作用,从而确保医保基金安全、健康运行,真正做到了“三医联动”。

  对大病患者、需救助的特殊人群来说,保障力度将加大。朱铭来说,目前各地的城乡居民的基本保险和大病保险政策由人社部门制定,筹资中70%-80%为国家财政补助。而医疗救助的任务由民政部门负责,救助基金也由财政支付。尽管资金来源相似,但使用规模不同,保险属于普惠形式保障,而救助针对低保和贫困人口属于特惠形式保障,这造成保险资金使用过于宽泛,而救助资金力度又明显不足。此次医疗保障局同时整合了医疗救助职能,有利于对保障政策统筹安排,对因病致贫的界定与补偿方式建立统一标准,及时核查评估,从而根本上解决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问题,打好扶贫攻坚战。

  郑功成认为,医保管理部门的统一,对医药价格与医疗行为实现更加有效的直接管治,其结果必然是减少乃至杜绝疾病医疗中的浪费现象,现实中存在的过度医疗、重复检验、大处方乃至医患合谋侵蚀医保基金的现象将得到根治,这对于缓解老百姓看病贵现象将是治本之计。同时,可以为患者异地就医的结算提供更加便捷的服务,更加有力地督促医疗机构提高服务质量。

  须多部门协同,维护健康

  “根治看病贵问题也不能完全指望医疗保险制度的完善,还必须有医疗卫生部门与医疗机构的有效协同。例如,应加快强化基层卫生服务机构的建设,特别是配备足够的全科医生,构建相互信任的医患关系,尽可能让老百姓在家门口就能够看好绝大多数常见病、一般病,只有疑难杂症和重特大疾病才到大医院诊治,这也是从根本上解决看病贵问题的必须举措。”郑功成说。

  朱铭来认为,未来国家医疗保障局在建设过程中还应注重强化基本医疗保险和大病保险的经办管理职能,完善长期护理保险政策的制定与实施监管,探索非盈利性医疗互助保险体系的建设与管理,让医疗保障的职责持续壮大。

  有专家提出,医疗保障局整合了药品采购供应职责,从根源上分离了药品购买的埋单权和决定权,医保可以用埋单权制衡开药的医生,减少医生的诱导行为,实现患者合理用药。但在执行上也须与其他部门协同,尤其是新组建的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从大卫生、大健康的角度来统筹使用医保资金、药品保障体系等,达到维护人民健康的目的。(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健康37℃工作室 李红梅)


    免责声明:1.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X(非华声•经济)”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2.若有涉及投资参考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0

分享到微信
新鲜资讯更多>>
阅读排行
关注华声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