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闲置的乡村宅院与城里人的庄园梦: “共享农庄”如何助推乡村振兴?
2018-04-13 10:27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徐维维   编辑:陈实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把乡村旅游发展放在了重要位置,共享农庄出现的背后也是乡村旅游需求的兴起。那么这种业态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带动乡村振兴?如何平衡外来旅游投资者、经营者与乡村治理体系、村民利益的关系?

  一边是因村民进城定居而荒废在旖旎风光里的乡村宅院,一边是憧憬“你耕田来我织布”之庄园梦的城市消费群体。这样的闲置资源和消费升级需求,在国家鼓励旅游实现乡村振兴的大背景下,使得这种起源于法国的共享农庄商业模式在中国市场愈加清晰。

  日前,分享住宿领域不动产管理公司斯维登集团与上海市崇明区港西镇签约合作打造共享农庄,计划在5月正式将港西镇北双村的一些闲置宅基地改造成共享农庄,供个人租赁居住或对外分享。斯维登集团在稍早前的发布会上宣布,2018年将在全国推出100个共享农庄项目。

  在各方参与者看来,这是一个多赢的局面:对于庄园主来说,可以获得农庄使用权,还配有一亩农田,不自住时,可共享给其他游客,获取分成收益;对于农村老百姓来说,除了获得共享农庄租赁收益,还能售卖农特产品;对政府来说,盘活了闲置农宅院落,有利于当地民宿品牌化品质化发展,也为探索农村宅基地改革提供了机遇。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把乡村旅游发展放在了重要位置,共享农庄出现的背后也是乡村旅游需求的兴起。那么这种业态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带动乡村振兴?如何平衡外来旅游投资者、经营者与乡村治理体系、村民利益的关系?企业方可以如何从这一农村改造的商业模型中获益,又会遇到怎样的挑战?

  共享农庄

  在港西镇北双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看到,拟改造几处宅院离得比较近,但都因长期无人居住而破败不堪,有的房顶甚至已经塌陷,墙壁露出斑驳的红砖,小径也因杂草丛生而难以行走,不过周边则可见竹林绕墙,池水清洌。

  港西镇镇长王卫中告诉记者,这些村民多数是自己或随子女去上海市区买房定居,已不可能再回来打理旧宅。

  记者了解到,为了不触及关于农村土地流转的政策红线,共享农庄的模式基于共享而打造,涉及村民、村委会、斯维登集团、个人庄主四方。整个项目由斯维登旗下有三个子品牌参与其中,形成上下游闭环:途远负责初期的农庄建造,欢墅负责提供中期的共享农庄运营托管服务,途礼则可以为村民的农特产品提供电商售卖平台。

  王卫中告诉记者,在村民同意的情况下,将自己的宅院和土地委托流转到村里,并和村里谈好价格和合作方式,然后统一由村里面统一平台来运行,包括代表村民与斯维登集团签约。

  一张途远提供的“上海崇明岛港西镇共享农庄项目”宣传单显示,一个独栋别墅属于LOFT户型,面积为72.2平方米,包含一室一厅一厨一卫项目,租期20年。庄主可以优先享受欢墅运营托管服务并获得分成收益,并享有欢墅全国交换入住的权益。

  在这样的项目中,斯维登集团通过管理服务、农庄建造及销售渠道的佣金来获取利润。斯维登集团联合创始人兼CEO罗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对于全国已经在运营的共享农庄项目,斯维登会为其提供品牌、系统、SOP(标准操作流程)等方面的专业指导和服务,并收取较低的费用。途远在建设新农庄时会有一定的利润,在项目规模化后,这样的利润会更多。新农庄运营起来之后托管服务也是利润来源之一。

  不过罗军也坦言,共享农庄作为新事物,也会面临很多挑战。“首先是必须完全符合国家政策;此外,刚开始村民可能不能理解,尤其是开头会比较难一点。”罗军表示,人才短缺也是挑战之一,针对港西镇的项目,斯维登集团计划发布崇明人才计划,会为当地毕业生提供全国各地的实习机会,实习半年后回到崇明,斯维登集团会提供项目和资金支持。

  斯维登集团旗下的途远品牌,在2016年就开始推出共享农庄产品,目前项目遍及海内外近三十个地区。途远CEO石绍东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崇明的共享农庄是最新推出的新产品,可以实现C2B个性化定制。

  乡村振兴

  共享农庄一方面可以激活农村宅基地与农房等各种闲置资源,满足乡村旅游住宿市场需求,但另一方面,外来旅游投资者经营者与乡村治理体系、村民利益的关系如何平衡也是一个旅游投资与社区利益的永恒话题。

  王卫中对记者表示,从乡村振兴角度来说,港西镇共享农庄项目可以为农民带来农庄租金收入以及固定资产保值增值收益,更重要的是引进这些项目后将会带来长期的方方面面的收益。包括增加就业机会等等。

  不过他坦言,从乡村治理角度来说,镇上目前考虑更多的是项目进驻后公共管理成本的提升,包括垃圾收集、生活污水处置、河道清理、美化打造等。“以后考虑用收取管理费的形式来做,但与老百姓的租金无关,这个管理费肯定是与企业来谈的。”

  中国旅游研究院区域所副所长吴丰林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解决前述的平衡问题,需要政府科学作为,一是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保护旅游投资者的切实权益,吸引投资者,“只有投资到来才有好的发展,这是前提。”

  此外吴丰林表示,在保护社区利益方面,建设封闭的景区是老的发展模式,现在的旅游发展是充分的开放系统,强调主客共享、强调当地居民的参与,强调居民的获得感。以保护投资利益和保护社区利益为前提,有多重经营模式和手段可以实现利益关系平衡。

  “港西镇是上海市‘十三五’旅游规划中列出的全市九个乡村休闲旅游带之一,共享农庄作为全域旅游开发的最基本单元及着手点,成为港西旅游发展中重要的一环。”王卫中也表示,下阶段港西镇将根据一带一村一园及全镇农旅发展需求,进一步深化与斯维登的合作,吸引更多有情怀、有想法、有创意的本地村民、社会资本参与到港西共享农庄的建设中。

  吴丰林表示,通过发展旅游业,实现乡村振兴,无非是通过旅游产业的关联效应、壮大农村三产发展;通过旅游产业的科学、有序发展,优化乡村环境;通过旅游产业的扶贫、富民效应,促进农民增收。

  “实现上述目标,不能盲目,要回归旅游产业本身的属性,要遵循市场规律。”吴丰林表示,2018年乡村旅游发展可能呈现市场业态热、旅游投资热和土地流转热,如果处理不好,很可能引起业态同质化、投资过度、用地纠纷和混乱,因此加快制定与中央一号文件相匹配的乡村旅游引导规划,促使乡村旅游的科学、有序、理性发展,是当务之急。

  中国旅游协会休闲度假分会秘书长曾博伟表示,各地应该根据乡村资源的不同情况,采取不同的规划推进路径。在乡村旅游资源一般的乡村,适度增加旅游功能,并为未来旅游业发展留出空间;在乡村自然和人文旅游资源富集的区域,可考虑以旅游业为主导,进而联合相关部门进行多规合一的尝试。

  崇明也在进行相关的尝试。崇明区旅游局局长杨丽华表示,2018年崇明打通了农家乐办证渠道,推出了新一轮的政策服务奖励办法,对民宿及景点项目从资金方面进行扶持和引领,并就民宿业出台了地方政策和行业标准,希望将一个村打造为一个旅游集聚特色小镇。

  她透露,除了共享农庄之外,崇明还在开发生态旅游、休闲度假和社会人文非遗等旅游产品,并计划在四月中旬上线吃住游购的平台“趣游崇明”APP,并会向OTA(在线旅行社)开放接口,打通产品和服务。


0
新鲜资讯更多>>
    阅读排行
    关注华声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