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SMI在广州,世界心脏康复联盟在中国
2017-06-12 16:28   来源:  作者: 编辑:刘畅
 “一个装过心脏支架的心血管病患者,如果能在整体康复体系上,逐渐提高有氧运动能力,他的寿命就会延长,甚至比没得病但不运动的人更长。”

这是中国最知名的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教授,上周在广州一场演讲中所用的对比。这场演讲,是由SMI瑞士医疗国际主办的“世界心脏康复联盟”筹备会的环节之一。

为组建这个前所未有的“联盟”,SMI邀请了另一位心血管病权威——罗马医科大学医院心脏科主任及心血管科主任格尔马诺·迪夏希奥教授。

三十年前,迪夏希奥教授曾经在北京,与胡大一合作,完成中国第一例心脏支架手术,并在香山饭店联合发起长城国际心脏病学会。而在过去一些年,迪夏希奥教授还担任着罗马教皇的私人医生,他所在的罗马医科大学,代表着世界最顶尖的医学水平。

在筹备会上,迪夏希奥教授说:“这是一次西方和东方的再次携手,我也想有一个新的词语,就是‘新丝绸之路’,因为我想起在数百年前马可波罗曾经来过中国,推动了中国和意大利文化与科技方面的交流和发展,我相信今天我们所做的,同样是非常重要一次交流和发展。”

筹备会的出席者包括广东省卫生厅原副厅长、广东省卫计委巡视员廖新波,原第一军医大学校长、少将李康,SMI瑞士医疗国际董事局主席、总裁埃尔韦•科格瑞恩,ABL瑞士领誉医疗中国项目代表苏菲。现场一千名嘉宾中,还包括来自国内各大医院心血管领域的150多位主任医师。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著名专家陈国伟教授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血管医学部主任董吁钢教授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血管医学部副主任杜志民教授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心血管外科主任医师刘金来教授

广东省人民医院心血管研究所心脏康复区主任郭兰主任医师

广东省人民医院心血管病研究所心内科副主任谭宁教授

广东省人民医院主任医师张丽

暨南大学附属广州红十字会医院党委书记韦建瑞主任医师

深圳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董少红教授

广东省人民医院协和高级医疗中心主任陈炼主任医师

长春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心血管内科心脏康复中心主任孟晓萍教授

他们是中国心血管病治疗与康复的中坚力量,共同面对着当下中国最重大的公共卫生问题之一。

格尔马诺·迪夏希奥教授在“世界心脏康复联盟”筹备会上演讲

胡大一教授在“世界心脏康复联盟”筹备会上演讲

心脏康复体系落后国际标准50年

国家心血管病中心组织编撰的《中国心血管病报告2015》显示,目前中国约有心血管病患者2.9亿人,每5个成年人中就有1个患心血管病,每5例疾病死亡者中就有2例死于心血管病,死亡率在城乡居民疾病死亡构成中排行第一。

而这是两年前的数据,目前国内导致心血管病的三大高危因素——高血压、糖尿病、血脂异常——的发病率还在持续攀升。

这个趋势指向一种不容乐观的未来。在胡大一教授看来,上述高发病率、高死亡率的根源,不在心血管病的手术治疗,而在术后的康复管理。“中国的心血管手术和治疗水平,已经和发达国家持平。我们每年能给多达67万个心血管患者安装心脏支架,但大多数没有任何术后管理和服务。患者一是不清楚做过支架后会发生什么,二是不知道怎么用药,三是术后不懂得合理运动。”

在他看来,从医生的重视到患者的认知,中国的心脏康复体系落后国际标准50年。

作为一家国际知名的医疗投资集团,SMI瑞士医疗国际于2013年进入中国,并成立ABL瑞士领誉医疗,开始为中国提供国际医疗服务。

而在“世界心脏康复联盟”筹备会上,埃尔韦·科格瑞恩还透露说:“未来,SMI将大规模引入优质的医疗资源,在中国建立约1000个心脏康复中心。”

在胡大一眼中,中国数以亿计的心血管病患者,不应该再像过去那样,“没病的等得病,得病的等复发,消耗大量的医疗资源”,而是应该有人为他们提供包含身心医学、生物医学、行为医学和运动学在内的、全面全程的康复体系,以获得更高的生命质量。

“我们搞医疗、做医生的价值应该是这个,而不是每年安装多少个支架,给医院带来多少毛收入。”胡大一总结道。

运动康复实现第5生命指征

2017年初,美国心脏学会AHA发布一项科学重要声明,决定在血压、呼吸、心率和体温之外,将一个人的有氧运动能力列为第5生命指征,并作为预测健康风险的重要指标。

迪夏希奥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在欧洲,有氧运动能力的提升,早已被业界视作心脏康复的一部分。

按照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定义,“心脏康复”是指确保患者获得最佳的体力、精神、社会功能的所有方法的总和,以使患者尽可能恢复正常的、主动的生活。其中,运动训练(运动康复)是心脏整体康复的重中之重。

胡大一教授则在受访时表示,如果一个心血管病人能通过运动康复,把有氧运动能力提到10个代谢单元以上,那么他的寿命将和没得病的普通人“非常接近”。

这种目前国际心脏康复领域的认知,也经历过一番漫长的探索。早在一个多世纪以前,没有CT和心脏支架的年代,欧洲的医生就开始通过带领病人去森林中伐木,试图以运动的方式“根治”心绞痛,但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国际医学界还普遍认为,心血管病患者需要绝对卧床休息,包括大小便都在床上完成。

但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的案例,改变了这一切。1955年,艾森豪威尔第一次心脏病发作,随后,他通过调整饮食,通过运动和戒烟,顺利恢复正常生活。

国内超500家心脏康复中心有待提升

而中国直到1986年才出现第一家心脏康复中心,随后扩展到广东、湖南、安徽等数个省份。但星星之火,始终未成燎原之势。到2012年,全国只有6家心脏康复中心。

变化比预想中来得更快。2015年,中国的移动医疗蓬勃生长,民营资本开始借势进入传统医疗领域。2016年,国家颁布《“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把疾病的预防和康复推到重要的战略地位。

而心脏康复恰恰是实现这一战略的重要手段。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国范围内已有超过500家心脏康复中心,呈遍地开花之势。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迪夏希奥教授和胡大一教授,都不约而同地提到,这一数字仍有极大的提升空间。迪夏希奥教授补充说,正是出于上述理由,自己才来到中国,筹备建立“世界心脏康复联盟”。

引入1000名欧美心血管康复医生

未来,迪夏希奥教授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SMI瑞士医疗国际董事局主席、总裁埃尔韦·科格瑞恩介绍说,今年9月开始,SMI将组织1000名经罗马医科大学专业考核认证的心血管康复医生来到中国,配合中国心血管专科主任专家,为患者开展心脏康复管理。

“世界心脏康复联盟”筹备会活动现场

作为一家国际知名的医疗投资集团,SMI瑞士医疗国际很早进入中国,成立瑞士领誉医疗,为中国精英人士和他们的家族提供国际医疗服务。“世界心脏康复联盟”筹备会活动现场

而在“世界心脏康复联盟”筹备会上,埃尔韦·科格瑞恩还透露说:“未来,SMI将大规模引入优质的医疗资源,在中国建立约1000个心脏康复中心。”

在胡大一教授眼中,中国数以亿计的心血管病患者,不应该再像过去那样,“没病的等得病,得病的等复发,消耗大量的医疗资源”,而是应该有人为他们提供包含身心医学、生物医学、行为医学和运动学在内的、全面全程的康复体系,以获得更高的生命质量。

“我们搞医疗、做医生的价值应该是这个,而不是每年安装多少个支架,给医院带来多少毛收入。”胡大一教授总结道。

0

分享到微信
新鲜资讯更多>>
阅读排行
关注华声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