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湘绣能否“变”出新图 四大名绣遭遇工业时代
2010-09-25 15:2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作者: 编辑:编辑 贺佳佳
    纵观湘绣的发展历程,不论针法、题材、样式还是材料,均是在创新和发展中不断丰富和完善。不断推陈出新,或许也正是湘绣突破当前困境的良方

  7月23日,上海世博会湖南周拉开序幕。当天,9名身着湘绣旗袍的“绣女”,现场展示湘绣技艺,引来交口称赞。

  对湘绣来说,这样的荣誉或许早已不再陌生。凭借着两千多年的历史积淀和不断完善的工艺技法,与苏绣齐名的湘绣早已是湖南最为耀眼的一张文化名片。

  然而,湘绣近年来的发展脚步明显落后。差距在哪?方向在哪?湘绣的从业者们,在思考,也在探索。

  困局之变

  艺术合理对接市场

  眼下的长沙高温蒸腾,市湘绣协会副秘书长王家声的工作却无法停下,长沙沙坪湘绣产业园的建设正如火如荼,这位担负着项目具体协调工作的浙江人,几乎每天奔走于工地之上。

  “当前是沙坪湘绣发展最好的时机,时间宝贵,不能浪费。”王家声口中的“最好时机”,指的是2008年10月启动的沙坪湘绣产业园项目建设。根据规划,沙坪——这个有着“中国湘绣之乡”美誉、至今仍占全国湘绣产品销售总额七成的湘绣行业集散地,将在数年之内,完成湘绣文化广场、老街复古改造等多个项目建设,以改变过去湘绣产业缺乏整体规划、规模较小、无序竞争的状况。

  湘绣曾一度辉煌。上世纪80年代初,曾创下了年出口500多万美元的业绩,湘绣作品也常常被当作“国礼”馈赠外宾。然而,面对市场化浪潮的冲击,曾经无比风光的湖南五大国营湘绣企业相继倒闭,仅剩湖南省湘绣研究所一家“独苗”。

  “我认为问题出在产品结构上。”湖南龙腾工艺服饰有限公司创办人曾应明回忆说,上世纪90年代,湘绣行业盛行一种观点:只有工艺品才属于湘绣,而刺绣服装、枕头等日用品则不是,几大国营湘绣厂只做单一的工艺品。由于产品工期长,价格高,销售渠道窄,资金回笼速度慢,窘境很快到来。

  1996年开始,曾应明将企业原有的产品结构整个颠倒过来——工艺品与日用品的比例从“八二开”变为“二八开”,企业的销售额随之猛增。此后,主攻“大众化”的龙腾公司几乎是一路狂飙,从最初创业时资产不足万元的小厂,发展为年销售额6亿余元的湘绣城集团,产品行销日本、美国等15个国家。如今,头顶“湖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长沙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头衔的曾应明,已成为湘绣企业的领军人物之一。

  “民间文化来自民间,只有老百姓用得起的,才能成为民间文化产业不断发展的原动力。”曾应明说,在市场经济时代,曲高和寡之路很难“越走越宽广”,要想产业做大做强,艺术与市场的合理对接,才是关键所在。

  创新之变

  敢闯敢试更宝贵

  38岁的江再红已不算年轻,但能在这个年龄拿到“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头衔,却是绝无仅有。她不仅绣法高超,经营的“再红湘绣”在湖南有着24个生产基地,年销售额过千万。

  很多人把成功归因于她的专业技法与市场经营能力。但在江再红的眼里,敢闯敢试的创新意识则更为宝贵。一则故事常被江再红说起。1995年,长沙市友谊商店的一位经理走进“再红湘绣”,向她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所有的湘绣工艺品,就只有那么几个标准尺寸?”他建议江再红制作两幅尺寸更小的作品。4天之后,新作品如约送达,经理看了之后非常满意。此后,“再红湘绣”在当时长沙最为著名的百货商店中,谋得了一个小柜台。“旁边是国营企业的大柜台,但我们的销售情况却比他们好得多。”

  市场更倾向于接受对路的新产品,这是江再红从中悟出的道理。此后,“再红湘绣”每年都要将30%的利润用于新产品的研发之中,雷打不动。

  2004年,法国里昂当代艺术博物馆,江再红的送展作品——《阴功轴》获得空前轰动。这幅由旅欧艺术家杨诘苍和她共同创作后并加工刺绣的绣品,开创了湘绣工艺上的多项第一:第一次采用50平方米的超大尺寸面料、第一次以人体骨骼等抽象物为题材……

  “艺术在于创新,湘绣的生命只能在不断的摸索创新中繁荣发展。”从业20余年,江再红对于创新的笃信,始终未变。

  事实上,纵观湘绣的发展历程,不论针法、题材、样式还是材料,均是在创新和发展中不断丰富和完善。不断推陈出新,是自然法则,是商界定律,或许也正是湘绣前途之所在。

  人才之变

  口传心授到订单培养

  2008年,“90后”女孩田霞走进湖南省湘绣研究所,开始了她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

  与田霞同来的,还有她的66位同学。她们来自湖南省湘绣研究所与湖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联合举办的国内首届“湘绣设计与工艺班”。根据定向协议,经过两年学习毕业之后,该班的全部学员进入湖南省湘绣研究所,成为现存唯一一家国有湘绣企业的后备军。

  研究所特意将田霞和她的同学们安排在一个部,还取了一个寄予厚望的名字——“新蕾刺绣部”。

  继研究所首开先河之后,2007年,湖南湘绣城集团也选择与湖南工艺美术职院携手,合作培养后备人才。次年9月,以湖南工艺美术职院为主体的全省26所高职院校,携手以湖南湘绣城为龙头的82家企业,组建湖南工艺美术职业教育集团,拉开了校企大规模零距离对接的序幕。

  众多湘绣企业步调一致的背后,折射出整个湘绣行业对于后备人才的极度渴求。湘绣技艺的传承主要依靠师傅口传心授,从接触湘绣到成长为熟练工,至少需要20年。

  而且,湘绣行业的收入并不具有竞争力,大量绣工因此选择了外出打工。“我们曾到农村去招工,就算是包吃包住,派车去接,愿意来的人也不多。”多年前的尴尬,江再红仍记忆犹新。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订单式的培养模式是有成效的。”湖南省湘绣研究所办公室主任方菁说,不过短短两年,“新蕾刺绣部”学员中初露头角的,已不在少数。

  一方面是基础人才的培养,一方面是优秀人才的选拔,在江再红看来,这二者都不能缺。“大师辈出,是一个行业生命力的体现,而大师的培养,离不开政策上的扶持。”江再红说,湖南对优秀人才的激励政策尚有不足,她希望能有这方面的政策出台,以吸引更多的年轻人投身于湘绣之中。

  湘绣(小百科)

  源自湖南长沙一带的民间刺绣,可追溯至2000多年前,兴盛于清代。湘女李仪徽发明了“掺针”,成为湘绣的独门技法。20世纪30年代,湘绣进入鼎盛时期,获得“湘省刺绣,本极精巧,故有湘绣甲天下之美誉”。

  湘绣具有浓烈的湘楚文化特征,图案写实与变体共存,龙形与凤纹交织,呈现巫神文化中天地交融、人神凝集、吉祥如意的画卷,喜好政治题材,尤以表现领袖人物肖像闻名。

0

分享到微信
新鲜资讯更多>>
阅读排行
关注华声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