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阿公阿婆与孩儿
2019-06-17 10:36   来源:华声 • 经济  作者:唐生凤 编辑:陈实

 春雨最是无常,方才还是阳光明媚、瞬间雨便嗒嗒地洒落在田地间,春寒料峭,不时让人打了个冷颤。
“还有一点种子放完再回家吧!”

“好,就坚持一下,也许雨就停了呢。”

幽静的庄稼地里,阿公、阿婆的话格外响亮清晰。他们迎着风雨在播洒种子,婆拿公放,动作娴熟、配合默契。而雨没有阿婆期盼中的那样,仍肆无忌惮不曾停歇。这是多少次的迎着风雨在田地间劳作,阿公阿婆也记不清了。他们只知道,在春日里播下一粒粒希望的种子待到秋日丰收之时,换作一张张讨喜的人民币。尽管那不对等的劳力付出与微薄的收入不成正比,他们仍是满心欢喜。年年岁岁,岁岁年年,日复一日,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归。青丝染白发、壮年到老年感觉也是一晃的功夫。而昔日他们捧在手心的那个孩儿如今也已嫁作他人妻。一年里他们难得到城里孩子那去一趟,总担心自己就是那个累赘,担心给孩儿添烦多事,言谈举止也甚是拘谨。哪怕病了,痛了。也不向孩儿吱一声。挺挺就好了,去医院得花多少钱啊,得让孩子多劳心啊!一次次他们就是这样熬过来的。而有时也有难敖的时候,去年阿婆在土里给庄稼施肥时,不觉一阵眩晕,眼前一黑就倒在了玉米地,还好发现及时,原以为休息几日就会恢复体力,也不扰着城里的女儿。一天天过去,眩晕病状反增无减,阿公急了,告之了城里的女儿,焦急如焚的女儿、女婿火速前往硬拽着阿婆去了医院,还好无大碍。待病情稍有好转,阿婆强行出了院,拦也拦不住,回到家中继续忙碌。就这样在劳累与病痛折磨中,他们身体日渐消瘦、目光失神。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于他们的孩子而言是多么让人揪心的痛,好话说尽、软硬兼施就是未能改变他们惯有的思维,一如继往,恪守自我的行为习惯。女儿每每回家父母的大门紧锁,春夏秋冬无一例外,打开熟悉的门,印入眼帘的是各类瓜果蔬菜、上窜下跳的猫还有悠闲走动的鸡,大厅里褪色的衣物,或大或小的补丁格外醒目。旧式的厨柜里还是一盘吃剩的腌菜,女儿哭了,为那劳累一生的的父母,一辈子在田地间忙碌的父母,一辈子节衣缩食的父母,平日里连廉价的豆腐都不舍得买,买肉类便是奢侈的事。尽管如此,但却从未让唯一的女儿下过田地,小心翼翼、倍加呵护,让她读书识字,走出那片山,追求理想的生活。女儿不禁泣声痛哭,透着无奈与酸涩。有时也会害怕,害怕他们哪一天突然就消失,无处可寻,再也看不到他们熟悉的身影和听到他们熟悉的嘱咐,而她将让自己愧疚一生,无法再弥补他们的一世深情。唯愿他们康健,这是她唯一的期盼。雨停了,阿公阿婆笑了,孩儿哭了。      (作者  唐生凤)

0

分享到微信
新鲜资讯更多>>
阅读排行
关注华声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