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倘佯大山,向茶界高峰不断攀登
2020-11-06 20:12   来源:华声 • 经济  作者:刘畅 编辑:欧阳锟

  华声在线11月6日讯(作者 刘畅)20多年前,一个湖南女孩跟随家人第一次踏入云南的远山,从此与云南茶结缘,那一次,她为灵魂找了一个永久的归宿——此生专当“做茶人”。

倘佯大山,向茶界高峰不断攀登的古树芳踪1.jpg

像孩子一样在古茶山奔跑的陈芳

  20多年后,她用一颗孩子一样的心,孩子一样的眼,简简单单做茶,只是,茶品牌走出了大山,“做茶人”的她依然跋涉在云南各个原始森林的山头。

  这个女孩就是“古树芳踪”茶业创始人陈芳,她来自湖南,足迹却遍布云南各个大山。“茶就是这样子,不施粉黛,素面朝天,苍绿了流年,浓缩了时光,让每个人,心甘情愿地走进来,深深喜欢,沉湎于它隐在深处的悸动中。”

  “芳踪”:从遥远的记忆说起

  至今,陈芳犹记跟随家人坐着绿皮火车,一路颠簸,从湖南入贵州,辗转至四川泸州,再翻山越岭,到云南每次呆上半个月的情景。因为,那是她第一次看到参天古茶树。

  那时,没有高速公路,一路上,陈芳一行要从云贵高原的山头或山腰穿行,行径悬崖绝壁处,万丈深渊。只是,多年之后,这段崎岖山路成了陈芳日日夜夜独自来回穿行的见证和记忆。

倘佯大山,向茶界高峰不断攀登的古树芳踪2.jpg

临沧野生古茶树群落

  这份遥远的记忆,在镇雄,在临沧,在大理,在思茅,在宝山,在泸沽湖畔,在玉龙雪山……在那一条条最深最深的石板巷子里,在那一座座最高最美的原始森林中。云南的茶——那时便在陈芳的记忆里神秘般存在了、生根了,冥冥之中,她是一直是在寻茶的。

倘佯大山,向茶界高峰不断攀登的古树芳踪3.jpg

四月初,古树芳踪基地的古树茶叶可以采摘了

  “古树芳踪”大叶种茶是源自世界最大的野生古茶树群落,产地分布在云南临沧、思茅、宝山和西双版纳一带,“树龄大、海拔高、无污染”是古树芳踪生态环境最真实的写照,而陈芳,就是长年漂泊在古茶树群落中的一个“精灵”。

倘佯大山,向茶界高峰不断攀登的古树芳踪4.jpg

砍山上竹子用来装茶叶——竹筒茶是古树芳踪的一大特色

  但不管漂泊在哪里,记忆中最美好的味道就是小时候奶奶直接给她一片鲜茶叶,嚼碎,止渴。她一直在追寻这种自然的记忆,直到2015年“古树芳踪”茶的诞生。

  制茶:原汁原味 纯粹天然

  据了解,采摘的鲜叶,因为品种、土壤、阳光、湿度等内在、外在要素的不同而呈现出不一样的色泽形态,包括采摘嫩度、制茶工艺等制作方式会对最后成品有巨大的影响。一片茶叶,万分艰辛。如何才能不辜负古树鲜叶?

倘佯大山,向茶界高峰不断攀登的古树芳踪5.jpg

手工制作的一公斤瓜茶

  在陈芳位于勐库镇大户赛村的古茶树体验馆可以看到,刚刚被摘下的800多年的古树茶鲜叶在通风的阴凉处——竹席上摊晾,陈芳说,摊晾目的是鲜茶叶发生的物理变化,即茶叶中的水分自然蒸发的一个过程,散发青草气味,这保留了茶叶中许多原生内含物质如多酚氧化酶等活性物质,这也是制普洱生茶的第一步。在陈芳的另一处茶山——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千家寨,1000多年的古树鲜叶在经过杀青揉搓成条后再晒青。晒青也成了古老的普洱茶毛茶制造法的最后一道工序。以自然的太阳晒干,从头到尾,循序古法。凡此种种制茶工艺,无不印证了古树芳踪“把一片最原始的树叶原汁原味地捧到你的面前”的唯一的定位。

倘佯大山,向茶界高峰不断攀登的古树芳踪6.jpg

公司留影

  “古树芳踪”茶业,诞生于2015年,全称临沧芳踪茶业有限公司,是一家只做古树纯料茶的企业,茶的树龄从300年至一千多年不等。茶或许会变,可茶人不变。为茶人者,永远会发出茶最本质的心声。“今生做茶,就用一颗孩子一样的心,认清茶叶的本质,不人云亦云,不被事物的外在所迷惑,不用过度奢华的包装,简简单单做茶,明明白白做茶。希望让真正懂茶、爱茶的人,能够品味到古树茶中独特的芳香和滋味,体味到古树茶那片宁静悠远与时光。”陈芳说。

倘佯大山,向茶界高峰不断攀登的古树芳踪7.jpg

陈芳在烤房观察茶饼、茶砖的干燥变化

  从2011年开始,陈芳不远数千里,来到彩云之南,包下数千亩茶山,并在山上建有自己的初制所、制作工厂、管理所,从树叶到茶叶,从植物到商品,层层把关。也正是基于原汁原味的制茶工艺和诚心正意的制茶态度,才造就了今天“古树芳踪”茶在行业的盛名和市场的俏销。

  2017年,古树芳踪在湖南娄底举行了首届“古树芳踪杯皮划艇大赛”。

  2018年,古树芳踪与湖南日报签订了合作协议,成立了“湖南日报·古树芳踪国学名家大讲堂”。

  2020年3月,古树芳踪与联合利国文化产权交易所在新湖南大厦正式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共促湖南茶文化繁荣发展。在陈芳一行人的奋力推动下,古树芳踪茶走出了大山,迎风站在了新的历史起点,正向着茶界一座又一座高峰不断攀登。

  时光不恋过往,大江只会奔腾。诚如陈芳所言,她的想法,她的热爱,她的执着,云南这片远山一定能捕捉和感受到。


0

分享到微信
新鲜资讯更多>>
阅读排行
关注华声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