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怨公子兮怅忘归——《九歌·山鬼》赏析
2019-11-04 15:45   来源:华声 • 经济  作者:邓沛程 编辑:陈实

     [摘 要] 《九歌·山鬼》取材于中国民间传说故事,为祭祀山神之乐歌,后屈原在民间传说的基础上加工而著成,编入《九歌》的第九首。《九歌·山鬼》展现了山鬼这一山神的人性,塑造了一个美丽的山神形象,展现了屈原的浪漫主义以及自由主义气息。

  [关键词] 《楚辞》;《山鬼》;形象;美学;节奏;手法

  《山鬼》本是用于祭祀的乐曲,后经屈原加工而传诵千古,《山鬼》一篇辞藻华丽,充满着瑰丽的想象,反应了屈原的内心情感,由是,古今对《山鬼》形象存在很大争议,同时也对其赏析存在争议。山鬼名义上是鬼,实质上是人,本文旨在从人本角度探讨山鬼这一形象内涵,分析山鬼的心理状况,以及全篇的行文节奏。

  一、 被石兰兮带杜衡——香草女神形象分析

  诗歌遵循视觉规律,由远及近,仿佛运用了一个推镜头,将镜头中央逐渐推向了山鬼。《山鬼》开篇缓缓构筑一个模糊的画面,“若有人兮山之阿”,徐徐揭开山中女神的面纱,一个漫不经心的“若”字领起全篇,展现了山中那飘飘渺渺、若隐若现的山鬼形象,这样的前奏舒缓而短暂。紧接着就是快节奏地将人引入诗歌中的形象介绍,节奏骤强,山鬼既为女神,必定少不了精心的妆容,她是浑然天成的美丽,打扮虽是精心,却不刻意,她的妆容取于天地之间之最曼妙处,大自然的灵秀与神采钟于她一生,她是自然美的化身,屈原在此用尽了香草去刻画这一形象,薜荔与女罗,石兰与杜衡,全然覆与她一身,这是至美的装扮。山神虽是神,却有着凡人的爱美心理。爱美,但不囿于凡人的普通妆容。

  于侧面处生辉,屈原的描写从山鬼的正面转向了侧面,“乘赤豹兮从文狸”,山鬼既是神,便与凡人不同,这体现在坐骑上,更体现在坐骑的装饰上,她的坐骑是如烈焰般的赤豹,她的随从是黄黑交杂的野猫,细微处凸显出山鬼的神秘感。

  二、 君思我兮不得闲——山鬼的矛盾心理分析

  山鬼的心理是矛盾的,时刻处于自我安慰与现实状况之间。女为悦己者容,山鬼精心打扮只为公子一人,但是所盼之人却迟迟未到来,因此只能编造理由安慰自己,是“怅忘归”,而不是“怅不归”,山鬼为自己留了一个念想,为自己埋藏了一个希望,认为所思之人只是忘记了,而不是永不归来。“君思我兮然疑作”,一个“疑”字道出了山鬼的真实想法,所思之人的缺席与自我的怀疑,构成了满怀希望的心理的对立面,山鬼的矛盾心理就此形成了。

  在感慨完“岁既晏兮孰华予”之后,山鬼又欲使自己满怀希望,屈原转而描写山鬼的生活环境,“三秀”、“石泉”、“松柏”,又是美好的意象,又是美好的情感的凝结,不过这些都是徒劳的,美好的事物描写得越美好,悲伤的情感也迸发得更悲伤,最后,所思之人仍不会归来。悲剧不在于用尽笔力描写凄惨之状,而在于用尽辞藻刻画美好与悲惨的对比之状,山鬼矛盾的两面正是如此。

  三、所思之人在远道——等不到的恋人最美

  文中对山鬼所思之人的形象只字未提,读者无法在脑海中构筑这样一个让山鬼为之钦慕的君子形象,行文至末,君子也未曾出现,人们也不知结局如何,最终山鬼也没把君子等来,因为他也许根本就不会归来,正是这样等不来的人才值得等待,因为永远等待就意味着永远有缺憾,永远有距离。

  所谓距离产生美,所思在远道才得以思念,如若是天天相见,思念便无处而生,无从产生构成思念的基础。《山鬼》讲述的是一个关于等待的故事,等待的故事最好的结局就是等不来,即便是身披世间所有的薜荔与杜衡,用尽山林所有的辛夷以制车,翻越山岭,那个人也不会来,自己所做的准备也全都白费,可以说日日思君为的就是这一刻的不见君,倘若所思之人归来,距离美便不复存在。

  四、风飒飒兮木萧萧——自然的推力

  《山鬼》句句皆凝练,无一句环境描写是冗余的,无一个意象是独立的,猿猴哀鸣,风声哀奏,不是偶然之景,而是必然的情感推进,在无望时,天地皆与自身为敌,“饮石泉兮荫松柏”的恬静不再,转而是“猨啾啾兮狖夜鸣”的苦楚,这是自然作用于情感的推力,这也是情感作用于意象的映射,这里所取的意象不是生糙的,而是经过深刻反省的。“靁填填兮雨冥冥”是紧接在描写完山鬼的心理状态之后的,山鬼心生怀疑,行笔至此,屈原便开拓了另一个广阔的境界,转向了环境描写,未将行文的节奏打破,把全文的流畅性继续延续下去了。雷声轰轰,大雨滂沱,猿声凄凉,夜已经深了。处于深深落寞与失望中的女神,还在等待。秋风萧瑟,落叶纷飞,这是自然界的风雨突变,雷雨交加,更是女神心灵世界的一场风暴。这三句景物描写将女神心中的所思所感尽情流泻,写尽她的失意与无奈。在文末的几句环境描写,镜头感都十分强烈,其一是因为出现的时机非常精准,其二是因为环境的恶劣与山鬼内心的酸楚融合度非常高。在山鬼心生绝望以后,环境描写就像响起了应景的背景音乐一样,将景与我的交融展现得淋漓尽致,画面感极其强烈,真正的美感都是如此,都要达到景我同一的境界,在景我同一的境界中,移情最容易发生,在这里读者已然辨不出所生的情感是自己的还是山鬼的,山鬼的人性也在这里自然地流露出来。

  综上所述,山鬼名义上的神掩盖不了山鬼的人性,正是由于屈原融入了自身的情感,达到了人神同一、物我同一的境界,才使得一篇以等待为主题的诗文流传千古。(作者系长沙学院  邓沛程)

  [参考文献]

  [1]赵逵夫.《九歌·山鬼》的传说本事与文化蕴蓄[J].北京社会科学,1993(2).

  [2]金开诚.屈原集校注[M].中华书局,1996,P273-282.

  [3][ 宋 ] 洪兴祖.楚辞补注.北京:中华书局,1983.

  [4] 姜亮夫.屈原赋今译.北京:北京出版社,1987.

  [5] 金开诚.屈原辞研究.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2.


0

分享到微信
新鲜资讯更多>>
阅读排行
关注华声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