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既见长大 云胡不喜
2019-11-04 15:19   来源:华声 • 经济  作者:邓沛程 编辑:陈实

  若是时光倒回高三,我或许猜不到未来四年的喜怒哀乐都将在长沙学院展开,我不曾预设夕阳染红天健体育场,不曾想过深夜维智食堂的灯火通明,未曾想象凌晨月光洒进汇泽的寂静。当冗长的日历终于翻到九月时,这些未曾见过的、未曾料到的,倏地涌入我平淡而无味的生活。

  八月的余温还没来得及消散,我便提着行李箱站在了长大的门口,懵懂而无知,新鲜而未知,紧张而好奇,可能九月涵盖了我的一切思绪,不仅是因为初秋的微风,更因为我从九月开始就成为了一名长大人。站在老校门口,望着无数的笑靥如花,听着远处传来的民谣,伴着彼时的思绪,一步步通向汇泽宿舍。那天,我想看图书馆门前草地铺满雪花,想看龙潭湖泛起涟漪,想看九龙柱落满秋叶,想经历长大的春夏秋冬,想体验长大的斜日东风,想遇见长大的绣幕归燕,长大的一切一切我都想极力感受。可能是累积了太多感触便会迷茫,躺在汇泽寝室里,望着上铺暗色的床板,维智的灯光一直往里洒,连续两三个夜晚,我的心情都如那闪烁的灯光一般的飘忽不定,迷茫占据了我的所有,似乎一安静下来整个人就无处安放,似乎一直在等待,纪德曾在《人间食粮》中说过:“我生活在妙不可言的等待中,等待着随便哪种未来”,我的心情亦如是,但军训的出现把这样的迷茫训得粉碎,我在长大的生活从军训那天开始便又大有不同。

  或许迷茫是源于陌生,源于生疏,源于许多的不确定性。军训的意义便是使这样的迷茫消散,当大家身着迷彩,头顶军帽,脚踏解放鞋,所有的差别就瞬间消失了,当大家都听从着同样的口令行进时,来自全国各地的同学也都能在此时团结一心。军训的日子就像《送你一枚小弹壳》唱得那样:“战士的生活就是这样,有苦有累有声有色。”每天的哨声既是命令,由像是一种凝聚的力量,哨声响起时,差别便不复存在。军训的日子里,有早晚的温差,炎炎的烈日,湿热的气候,也许偶尔会飘过几片白云,和着微风予小绿人几寸阴凉。晨霜耿耿,朝露漙漙是军训时才能遇见的景象;一溪明月也是只有在军训时才能留意的美好。若是挑选片刻记忆进行永久保存,我一定要选择拉练的这天,这是难能可贵的一天,没有了日复一日的站军姿,取而代之的是长距离的便步行走,难以忘记浏阳河的微风轻拂军旗,连队拖着的音响传来吉他的分解和旋,以及每个人脸上挂着的喜悦,很久没有这么纯粹地笑过了,以为上了大学便不会再有着简单纯粹的笑声,而这天我遇见了。夜晚身穿迷彩回汇泽,竟能见到张岱口中“林下漏月光,疏疏如残雪”的景象,也就在这时,开学以来的迷茫全都消散了。

  我生命的前18年都是平淡的,索然无味的,唯独在九月初踏入长大的那一瞬间,云海开始翻涌,江潮开始澎湃,昆虫的小触须挠着全世界的痒。于是,我开始期待夕阳染红天健体育场,开始盼望维智食堂的灯火通明,开始期盼凌晨月光洒进汇泽的寂静。



0

分享到微信
新鲜资讯更多>>
阅读排行
关注华声经济